• 商务合作QQ:2108935872
返回顶部 关注苏州热线新浪微博 关注苏州热线腾讯微博
您现在位置:苏州热线 >> 资讯中心 >> 文化 >> 浏览文章

老谈的江湖

2017/3/21 11:33:23    来源:新华日报    编辑:TT
点击数(0)

与老谈的结识,场面有点另类。一日路过古董市场,信步斜入,不料晚了,偌大的地盘,空荡荡的。唯见边角处还剩一中年男子,守着个报纸大的小摊,孤零零的模样。倒是他的头发,象牙一样的白,半尺那么长,在八月黄昏的热风中,一阵阵地扬起,有点意外的醒目。我向前时,他突然叫住我,声音很轻,有点含混:“买下这串念珠吧,就20。”他悄然竖起两根指头,同时隐隐约约的,一丝酒气飘了过来。细聊起来,得知眼前这位衣着有点落拓的谈先生,并不是做买卖的熟手,推销的那串念珠,他花了15块的本钱,熬了一整天,也没卖掉。举着一个酒瓶,老谈讪笑道,“就挣顿酒钱”。那个扁扁的酒瓶是装二两五二锅头的,当时也就三五块钱。我收下念珠后,老谈顿时松快了许多,“还有点东西,有兴趣,你就看看,买不买没关系”。他抬起身,打开当作小凳的木盒,木盒一尺见方,塞得满满的,竟然全是印章。“你刻的?”我有些惊异,老谈轻声“嗯”了下,脸上浮起些许红晕。带着疑惑,我一枚枚地端详。长长圆圆的石头,虽都是些大路货,可印文镌篆的功力,却相当不俗,仅可识得的,就有汉印、古玺、甲骨、细珠,布局走刀,既守着端庄矜持,又稳中求变,疏密收放,甚是老到。边款同样悦目——“扬州谈氏立新刻刊”,一气呵成的阴底上,嵌抹了国画的湖蓝,寥寥数字间,竟有临山望水般的天真气象。

后来成了朋友,再查阅些资料,方知老谈篆刻的资历很是高深,是南京印社的早期会员,与他同期的,不乏响当当的大名家。老谈也不避讳,指着印谱的某某某某说:就这,人家的行情,一方印,硬是5000起步。反观老谈,就便宜到家了,开价二三百,机灵的买主,当然还得杀杀价。我问他是否搞这个专业,老谈眉眼微蹙,依旧低声悄语地说,“副业,副业”,然后又添上一句,“专业也是操刀,不过是把大刀”。听了这话,再瞧瞧眼前这位神态弱弱的老夫子,我一时惊诧莫名。被我催逼,老谈断断续续地道来:念初中时,父亲亡故,他十几岁就顶职进了肉联厂,一直到退休,始终专业杀猪匠一名。大约年月离得久远了,说起这些,老谈慢悠悠的,云淡风轻的坦然。

老谈的中餐,一律就在摊前。摊主们吃饭喝酒并不罕见,惹人注目的,是老谈与酒菜之间那种难言的微妙:慢悠悠的,若即若离的。酒菜入了口,放盅罢箸,两眼微眯,听任阳光射在脸上,入定了一般。你以为他完事了,实则不然,口舌间还有动静,只是太轻,轻到旁若无人,轻到天地静默,似乎,随着丝丝缕缕的酒香,他飘飘然的,不知入了哪个神仙的地界……一个中午,摊子跟前,老谈照例摆出一壶一盅,几个小菜,抿上一口,细细地嚼着,渐渐的,面颊微酡了,话头也密了起来:你们插队吃不上肉吧,我倒是整天泡在肉窝子里。且不说食堂顿顿有肉,实在饿了,刚出锅的油渣,又酥又软,抓一把,三口两口大嚼一番,那才叫个油水……我还沉浸在他描摹的胜景中,他又连连自嘲道:“油渣青春,油渣青春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确实,虽油水丰厚,老谈却不甘肉食,早早迷上了篆刻。乔布斯说,“你须寻所爱”,而这位杀猪的老谈,早就践行了一步。他秉性勤奋,又拜得名师,白天杀猪,晚上剖石,同样使刀,一块冷硬的石头,一番心思过后,古老的艺术之花,就在手指间,一朵接一朵地绽放开来。在那文化贫瘠的年岁里,这无疑是一份精神的膏腴,老谈的心,因此而愈加柔软,愈加丰厚。南京印社成立不久,凭着几方才思灵动的作品,老谈实至名归,成了早期会员。我见过一张学员和印界大师们的合影,当年的老谈,发黑体硕,有股子壮年的英气。

世事难料,他50岁时,肉联厂被卖掉,老谈猛地跌入下岗大潮。现在人说“岁月是把杀猪刀”,于老谈,当年下岗,被迫丢了杀猪刀。别无长物,掂来量去,空荡荡的手里,只剩一把刻字刀了。可他迂腐,奉行着艺术至上的圭臬,羞于卖印换钱,但日子艰涩,只好到处找些零工做,又无法专心治印。每个月几百元的生活费,养家糊口的窘迫可想而知,不然,他也不会孤守小摊推销那串念珠。我一再劝他放下:“人家齐白石能卖画,你为什么不能卖印?以一己之长挣钱,你的艺术才有可能续命存活。”又几年过去,现在老谈的印章,已经成了古董市场的一大卖点,每逢双休日出摊,生意不错,主顾里渐有社会名流的身影,价格却一直没涨。遇到懂行且对他的道行啧啧称赏的,老谈就会喜不自禁,南流北派,游目骋怀,当场开上一堂洋洋洒洒的篆刻课。也有喜欢然而缺钱的穷学生,拿起印章又放下,期期艾艾地舍不得走,老谈见状,爽快对折,半卖半送,附赠若干小窍门。资本当道,难免有心人把老谈当作潜力股,提出诸如工作室之类的待遇包装,老谈却从没应承。有人说老谈是怕再下一回岗,公家的大厂都能一夜卖掉,何况私人公司。也许,大凡遭遇过失业的人,心里不免还留着隐痛,但我想,年届耳顺,尘埃落定,老谈已经寻得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使命,那份手是自己手脚是自己脚、自己领导自己的自由自在。不求闻达,但愿无忧。江湖深阔,老谈仅取方寸;刻印换钱,老谈从不逾矩。一天两遍酒,一日一方印,老谈的江湖,就这么大。

声明:本网转载的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0
关键字:
编辑:TT
下一篇: 如瞻岁新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热门图片